一息尚存不落征帆(四)
2011-09-09 19:44:23
  • 0
  • 0
  • 19

 

    W总有一个毛病,当时看不出来,现在看绝对是毛病——每天开晨会,就这么个小公司,业务极其有限,有什么可汇报的?更何况天天汇报。他的这个毛病为他另一个毛病创造了很好的条件——骂人!几乎天天开会骂人,那时我们的晨会全是在骂与被骂中进行的。公司办公室主任是个小女孩儿,每天开完晨会都要去卫生间呆上一会儿,出来时眼睛都是红红的……

 

   那时刚开始挨骂最多的就是办公室和业务部,但最TM禁骂的可能就是我了,别人挨骂都是低着头,我挨骂一般都是与他对视,并且表情很淡定,时时还低头做下记录,偶尔还强辩几句,有几次还演变成对骂,当然是辩论那种……他骂着骂着自己都笑了是经常的事!其实脾气暴躁是一种不自信的表现,这种人是在通过发脾气来掩饰自己的自卑,对付这种人很简单,那就是用你的超自信把他仅有的一点点自信扎干净,让他更自卑,这样他就没脾气。

 

   晨会一般都是在老板办公室开,办公室里有一个长条沙发,还有两把椅子,其中一把在他办公桌旁边,这椅子是我的专座,每天开会我去的再晚这把也给我留着,因为这个位置离老板最近,除了我这个二青头没人敢坐。有一次开着会突然办公桌上的电话响了,他示意我接,当时我很不解,心想:“离你那么近为什么让我接啊?”,但我还是接了:“喂,哪位?”,“我找W经理!”(看来我们公司“改组”的事儿,还没有通知这家伙),“哦,W总,你电话!”说着我就把电话给了他……打完放下电话他就对我大骂:“你TM傻呀?你不问问干什么的就给我,要是跟我要账的呢?”——那时我才知道原来领导配个秘书接电话是为了躲要账的啊!这骂挨的值……现在我也配了秘书……

 

   那时开晨会的主题就是汇报工作,说说你昨天都干了什么,谈谈你今天要干什么,讲讲你明天想干什么,总之是“昨天今天明天”。你想啊这么个小公司哪有那么多事讲啊,但你讲不出来就要挨骂,多亏我上学时语文好啊,会编啊!事办成办不成另说,但绝对有想法,每次都写好多条。可是我们工程部的一个伙计就惨了,他是学工科的语文不好啊,编不了。其实也不能怪人家,业务部联系不到工程,工程部没活干啊,没活干汇报个屁啊!老板可不管这套,汇报不出来就挨骂。这伙计最怕就是开晨会,他整天在办公室没事就编汇报,编着编着就出了大笑话——有一次开晨会轮到他汇报了,其中有一条是这样的:“昨天公司一把椅子坏了,我修了一上午,下午一个办公室的锁坏了,我修了一下午……”,老板听到这儿,立刻火冒三丈:“你TM每天领着工程师的工资却干着锁匠的活儿吗?”——靠,三天前吃的饭都笑喷出来了……

 

   其实我们哪是领着工程师的工资干锁匠的活儿啊,反过来还差不多。加上老板小气,报销点费用很难,三五块钱的费用都要这样问那样问的。被逼无奈之下,本人本着“命苦不能怨政府”,自力更生再难也得自己想办法,这种小事不能老是麻烦老板,老板也很忙嘛——于是没事我就苦练老板的签名!从那以后我们就很少麻烦老板了……

 

   这样平淡而又热闹地过了一个月,一个人的到来彻底宣告我与这家公司缘分的结束……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