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息尚存不落征帆(八)
2011-09-09 20:00:55
  • 0
  • 0
  • 42

 

    那时的中国股市正处于“搏傻”时代,只要你有钱、有傻胆儿没有不挣钱的,当然你得保证不做最后一个傻子,所以,要想挣到钱,你只要保证自己不当副班长就行了。但是要做到这一点也不容易,因为你并不知道前面还有没有人等着接你手里的接力棒,如果有,你赚了;如果没有,你赔了或被套了。我持有的股票一旦达到我预先设定的理想价位,我会毫不犹豫地把这个接力棒递到下一个人手里,也就是获利了结。当然我也做过最后一个傻子,但当我发现自己做了最后一个傻子时,(也就是买的股票跌到了自己预先设定的心理价位)我做的大部分选择是——扔棒,也就是割肉出局,绝对不会傻傻地等下一个傻子。这就是我当时常用的“傻瓜操作法”——设好止赢与止损。

 

   我的这种“傻瓜操作法”在那个“搏傻”的时代非常管用。那个时候我主打ST股,因为ST股实行的是“T+0”的交易方式,也就是可以当天买当天卖,并且走势非常怪异,开盘跌停,接着很快涨停是常有的事,并且这种情况一天来个两三回也不是没有过,所以一天挣个20%左右并不是难事。很快我的一碗金就变成一桶金了。当然这并不能说明我有多么厉害,只是我赶上了一个“好时代”,想想如果是现在入市,一碗金投进去别说出来一桶金,能剩下一盅金就不错了……

 

   那时炒股散户在一楼交易大厅,二楼是大户室。由于我的怪异操盘法,我很快就在交易大厅里出名了。当时只要我一站起来走向自助交易机,后面就会围过来好多人,看到我买了什么以后,他们迅速散去,分布到各个交易机旁进行“追风”。据说一聚一散之间煞是壮观!据谁说?据二楼大户室的一个人说!这个人就是我前面提到的那个贵人——L总。

 

   有一天中午休市,我正准备回家,突然有一人拍了下我的肩膀,回头一看,只见一个四五十岁的中年男人正对着我笑,非常和善:“我姓L,小兄弟找个地方聊聊行吗?”这个人就是L总,L总是一家装饰公司的老总,也兼做弱电工程(想想这个行业在当时有多赚钱吧),由于公司有人替他打理,他一般不太过问公司的事情,整天就坐在大户室里炒股。由于某些可知而又不可知的原因,总是挣不到钱。那天我们去了附近的一家面馆——加州牛肉面(后来变成了李先生),那时候我才知道原来面条也可以卖那么贵,其实我还是喜欢三江源或马兰那个口味。

 

   原来他是想让我替他操盘,赔了算他的,赚了我提15%。大户室里配有专用电脑,我也可以同时操作自己的账户。这种旱涝保收的事我当然不会错过,于是我们一拍即合,开始了第一次合作,与整个合作相比也是最小的一次合作……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