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息尚存不落征帆(十)
2011-09-12 12:21:41
  • 0
  • 0
  • 13

 

    大家都知道,那个时候私营企业与国企相比就相当于一个亲生的,一个是后娘养的。你去政府部门办个事人家都不拿正眼看你,很简单的一个事不让你跑个十趟八趟都算对不起你爹妈给你的那双腿。好歹事儿办成了,你还得请人家吃饭,那还得看人家有没有空儿,给不给你这张脸。请人家吃了饭送了东西,还得像欠了人家大人情一样,小心翼翼地把他送回家。

    有一次,L总请他的一个“大哥”吃饭,这人不光是“大哥”,而且是个大官,具体多大我就不说了,反正人家可以六十五岁退休。那天一同赴宴的还有一个“二哥”,“二哥”跟“大哥”是一个单位的两个副职。一般一个单位的副职之间都有梁子,只是表面不公开罢了。一次能请到两个副职说明L总的面子还是可以的,最起码在“后娘养的”阵营中,L总还是数得着的。

    山东人喝酒规矩多,一般上来主副陪先代酒,代酒大家都喝,然后主副陪打(敬)圈儿,主陪从主宾开始,副陪从副宾开始。当天L总坐主陪,我坐副陪,“大哥”、“二哥”分坐主宾、副主宾。L总先敬“大哥”,我跟着敬“二哥”,

   “领导,我敬你个酒!”我站起来双手端杯诚惶诚恐地对“二哥”说。

   “小伙子就你这个年纪级别给我敬酒,你得先喝仨!”“二哥”不紧不慢地说。

     当时我就愣了,你可以看不起我,你也太不给L总面子了吧。你TM不给,我不能不给,我连喝了三杯,然后第四个与他同起。

     接着我又敬主宾大哥,接下来“大哥”的话差点儿没让我晕过去。

    “你跟他那个喝法,也得跟我这个喝法,先喝仨,第四个同起。”

     TNN的,他两个不对付,把气儿都撒我身上了。看来今儿他俩是把我当“极品肥牛”了,MD,我得让他们看看我这“极品肥牛”是野猫肉做的。

     “领导,您刚才也看到了,这一瓶啤酒正好倒四杯,我吹瓶儿,你喝一个行吗?”说完,我一仰脖儿一气儿就将那一瓶啤酒吹光了,他什么也没说就喝光了那杯酒,可能他也意识到了这“肥牛”不如平时的“极品”。

    连喝两瓶以后,我胃里也是不舒服,主要还是心里堵得上,出去我就吐了……并且从那以后我从来不吹瓶,不是不能,是我认为吹瓶对我已经成了一种污辱。在酒吧大家一般都喜欢吹瓶,很酷嘛!但就是在这种情况下我也是倒到杯子里喝,我不怕被骂老土。有一次参加青岛啤酒节,由于迟到朋友起哄让我吹两瓶以示惩罚,我说吹不进去,他们说两个选择:一、吹两瓶,二、喝一汤鼓子(盆子)。当时那个盆儿能盛三瓶,但我还是选择了后者。

    那次酒后,“大哥”给了我们一个工程,当时说一个大工程。为了这个工程L总算舍了大本儿了,但当工程批下来一看,原来是四家公司分包的,看来这“大哥”的小弟还真不少。当时我们那个心情啊就像“你美国有个二大爷OVER了,他没有子女亲人,你是他唯一的遗产继承人,你满心欢喜地飞到美国,而他的律师却告诉你——你二大爷是饿死的”……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