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 (149)

纪念周树人君

中华人民共和国六十二年九月二十五日,就是五四新文化运动先驱、伟大的文学家、思想家、革命家、中华“民族魂”鲁迅(周树人)先生诞辰130周年纪念的这一天,我独在网络上徘徊,遇见C君,前来问我道,“先生可曾为鲁迅先生写了一点什么没有?”我说“没有”。他就正告我,“先生还是写一点罢;你是很爱看先生的文章的。”

  • 185
  • 2
  • 68
  • 0
2011.09.25 17:03

一息尚存不落征帆(十一)

我接着给他们讲了一个故事:“从前有一个掌握‘屠龙技’的人,也就是会杀龙,但最后他饿死了,为什么呢?因为天底下没有龙啊,他失业了,不饿死才怪,他都不如一个杀猪的。当然造原子弹不算‘屠龙技’,但全国能有几个人可以去造原子弹啊?先就业再择业,骑驴找马,这是你们现在这代大学生要做的。如果实习期满,核工业部来要人,我第一个推荐你们。”

  • 230
  • 3
  • 58
  • 0
2011.09.20 11:47

一息尚存不落征帆(十)

那次酒后,“大哥”给了我们一个工程,当时说一个大工程。为了这个工程L总算舍了大本儿了,但当工程批下来一看,原来是四家公司分包的,看来这“大哥”的小弟还真不少。当时我们那个心情啊就像“你美国有个二大爷OVER了,他没有子女亲人,你是他唯一的遗产继承人,你满心欢喜地飞到美国,而他的律师却告诉你——你二大爷是饿死的”……

  • 278
  • 0
  • 13
  • 0
2011.09.12 12:21

一息尚存不落征帆(九)

人们哪里想到,危机正在这种亢奋中慢慢发酵……30年代,美国经济危机前夕,美国总统胡佛的父亲去街上擦皮鞋,与擦鞋的小孩儿闲聊时,小孩问他:“老先生,你买股票了吗?现在买股票好赚钱啊!”——第二天,老胡佛就将自己的所有的股票变现了。不久,股市大跌,经济危机爆发了……这是经济学上的一个案例,这个案例告诉我们:当社会最底层的人们都在谈论股票时,大盘已经见顶了。毛泽东打天下靠的是群众路线,炒股千万不能走群众路线。跟风的结果的只有一个——疯!

  • 178
  • 0
  • 34
  • 0
2011.09.09 20:01

一息尚存不落征帆(八)

那时的中国股市正处于“搏傻”时代,只要你有钱、有傻胆儿没有不挣钱的,当然你得保证不做最后一个傻子,所以,要想挣到钱,你只要保证自己不当副班长就行了。但是要做到这一点也不容易,因为你并不知道前面还有没有人等着接你手里的接力棒,如果有,你赚了;如果没有,你赔了或被套了。我持有的股票一旦达到我预先设定的理想价位,我会毫不犹豫地把这个接力棒递到下一个人手里,也就是获利了结。当然我也做过最后一个傻子,但当我发现自己做了最后一个傻子时,(也就是买的股票跌到了自己预先设定的心理价位)我做的大部分选择是——扔棒,也就是割肉出局,绝对不会傻傻地等下一个傻子。这就是我当时常用的“傻瓜操作法”——设好止赢与止损。

  • 198
  • 0
  • 42
  • 0
2011.09.09 20:00

一息尚存不落征帆(七)

就这样小店算是开张了,没有锣鼓喧天,鞭炮齐鸣,人山人海……有的只是一群老头老太太,他们不是来买菜的,是来看热闹的,“我活那么大年纪,没见过在屋里卖菜的。”“小伙子,能挣出房钱吗?”“他的菜已经比外面贵,有房钱啊,开不了几天!”……我不以为然,“只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白天我确实没卖出多少,但到了傍晚甚至晚上,我的菜销售一空。

  • 140
  • 0
  • 71
  • 0
2011.09.09 19:59

一息尚存不落征帆(六)

夏天穿的很少且低胸,香水味能把人放俩跟头,整天弄得我心猿意马,难道这是TM老板在给我发福利?我们办公室有个小套间,也算是个小储物间。由于她每天都要换好几套衣服,所以这个小套间就成了她的更衣室及化妆间。你换就换呗,但每次进去换时都不忘跟我说:“我进去换衣服,你可别进来啊!”——NND,什么意思?有事明说!

  • 179
  • 0
  • 14
  • 0
2011.09.09 19:58

一息尚存不落征帆(五)

后来知道由于我们的起义,公司在安徽的工程被迫推迟了一个多月,光违约金就罚了好几万。从公司辞职后,我很快又找到了新的工作,但同样是好景不长,与老板的一次直接冲突后,也宣告了我第二份工作的结束,冲突的原因竟然是因为一个女人……

  • 126
  • 0
  • 15
  • 0
2011.09.09 19:55

一息尚存不落征帆(四)

晨会一般都是在老板办公室开,办公室里有一个长条沙发,还有两把椅子,其中一把在他办公桌旁边,这椅子是我的专座,每天开会我去的再晚这把也给我留着,因为这个位置离老板最近,除了我这个二青头没人敢坐。有一次开着会突然办公桌上的电话响了,他示意我接,当时我很不解,心想:“离你那么近为什么让我接啊?”,但我还是接了:“喂,哪位?”,“我找W经理!”(看来我们公司“改组”的事儿,还没有通知这家伙),“哦,W总,你电话!”说着我就把电话给了他……打完放下电话他就对我大骂:“你TM傻呀?你不问问干什么的就给我,要是跟我要账的呢?”——那时我才知道原来领导配个秘书接电话是为了躲要账的啊!这骂挨的值……现在我也配了秘书……

  • 159
  • 0
  • 19
  • 0
2011.09.09 19:44

一息尚存不落征帆(三)

那天老板称呼我“经理”就是让L总看看,我们公司也是很大的,完全有实力与你们合作嘛!席间我也是很知趣地称他W总,他也相当受用。“晚宴”一直持续到晚上十点多,接着我们又去夜总会唱了会儿歌儿,也就是那个时候,我才知道有一种行业(你懂的)很挣钱,并且与学历无关,一天挣的相当于我一个月,可能还多。当然现在高学历的多了,这也说明这个行业为了适应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以科学发展观为指导,与时俱进,在不断地提高队伍素质。

  • 139
  • 0
  • 23
  • 0
2011.09.09 19:42